曾想從山頂一躍而下的憂鬱症媽媽 透過跑步讓人生重新開始!

曾想從山頂一躍而下的憂鬱症媽媽 透過跑步讓人生重新開始!

 「我沒有辦法去控制腦袋的思維,有次在進行登山運動時,竟然想一躍而下…」

在朋友的眼中,我是個處事圓滑、EO很高的人,在女兒的眼中,我是沒有長輩架子、開朗的能像姊妹般相處的母親,熱愛運動、熱愛登山,但沒有想到這樣的我,竟然得了憂鬱症!

在我57歲的時候,我開始常常失眠、睡不好,每天都做很奇怪的噩夢,然後我忽然不喜歡接觸人群,覺得大家都好吵,在不喜歡聲音之下,自然也不想看電視,但最後甚至也無法靜下心來閱讀;我會莫名的感到心浮氣躁,動不動就想大哭一場,這樣的我,嚇到了女兒和丈夫。

女兒鼓勵我,去進行最喜愛的登山運動,沒想到在山上時,我看著懸崖峭壁,起了想要一躍而下的念頭,我真的不知道我怎麼了…於是在家人的陪同之下,我去尋求身心科醫生的協助,這才明白,原來性情有這樣的大轉變,是因為我得了憂鬱症。

推測是多年前在婚姻中的不愉快,被我累積起來放到內心的小盒子裡,不小心在某個時間點,它悄悄打開了…

女兒為了讓我的病情好轉,開始找我去學校跑步,同時也分享彼此的生活,就這樣一天一天地跑了下去,再搭配藥物,我發現不再那麼容易煩躁,女兒看到了我的好轉,趁勢和我約定一起去跑太魯閣馬拉松,就這樣,我和女兒展開了練跑的規劃;我們開始互相交流關於跑步的各種知識,例如要怎麼買跑鞋、要怎麼配速等等,我也參加女兒推薦的跑營,和一群年輕人練跑,生活青春不少,不知不覺中,我已經好久沒有忽然流淚了。

我想是因為在跑步的時候,我很專注於動作和呼吸間的協調,而且意識都集中在身體的感覺與感受;我的大腦獲得充分的休息,逐漸更平靜、沉穩,後來詢問醫師後,才瞭解原來跑步對憂鬱症,是有一定程度改善的影響。

我不只參加高雄12小時的超馬比賽,也將和女兒一起挑戰2020年的日本富士山五湖的超馬比賽;我透過跑步,讓曾經瀕臨崩潰的我,再度展開新的人生,可以說是,運動、讓我的生命有了全新的風景。